庄子

  妸荷甘与神农同学于老龙吉(1)。神农隐几(2),阖户昼瞑,妸荷甘日中奓(3)户而入,曰:“老龙逝世矣!”神农隐几拥杖(4)而起,嚗然(5)放杖而笑,曰:“天(6)知予僻陋慢訑,故弃予而逝世。已矣!夫子(7)无所发予之大言而逝世矣夫!”弇堈(8)吊闻之,曰:“夫体道(9)者,世界之小人所击焉。今于道,秋毫之端万分未得处一焉,而犹知藏其大言而逝世,又况夫体道者乎!视之有形,听之无声,于人之论者,谓之冥冥,所以论道而非道也。”因而泰清(10)问乎无量曰:“子知道乎?”无量曰:“吾不知。”又问乎有为,有为曰:“吾知道。”曰:“子之知道亦有数(11)乎?”曰:“有。”曰:“其数若何?”有为曰:“吾知道之可以贵,可以贱,可以约(12),可以散,此吾所以知道之数也。”泰清以之言(13)也问乎无始,曰:“若是则无量之弗知,与有为之知,孰是而孰非乎?”无始曰:“不知深矣,知之浅矣;弗知内矣(14),知以外矣。”因而泰清中(15)而叹曰:“弗知乃知乎,知乃不知乎,孰知不知之知(16)?”无始曰:“道不成闻,闻而非也;道不偏见,见而非也;道不成言,言而非也。知形形之不形(17)乎!道不妥名(18)。”无始曰:“有问道而应之者,不知道也;虽问道者,亦未闻道。道无问,问无应。无问问之(19),是问穷也;无应应之,是无内(20)也。以无内待问穷,若是者,外不不美观乎宇宙,内不知乎太初(21)。是以不外乎昆仑(22),不游乎太虚。”

  铸剑人回答说:“我是个有所持守的人,我从二十岁时就末尾爱好上造剑这一行了,从此以后就对其余事物置若罔闻,不是和剑有关的工作看都不看一眼。我这类造剑的身手之所以有所用,完整得益于我平常关于与剑有关的事不加理会的专注下面,因此能临时遭到重用。我因居心于铸剑而不居心在其余中央就可以如此有效,何况那些对一切的事物都无所居心的求道者呢?到达至道境地的人,仿佛是一无所用,实践上是万事万物都要借助于他呀!”

  冉求没有回答。孔子说:“不用异想天开就对了,也不会乱问了!不是因有了的更生者才发生了逝世亡,也不是因为有了逝世亡就会让逝世者逝世而复生。难道逝世亡和更生是相互依附的吗?难道能够有甚么先于寰宇就生成的事物吗?生成物的阿谁器械必然不是物自身,被创生的事物不能够先于生成它的事物,寰宇是十分之物,你还要在它之上找一个生成物,这就是你所提后果的根结。假设你不时地在生物者前面寻觅更生物者,那是永无答案的。圣人热爱人类,也是没有止境的,那也是从这个天然之理中遭到的启发。只是爱就是了,不用问为甚么。”

  狶韦氏的园林,黄帝的园圃,虞舜的宫殿,汤武的宫室,游玩寓居的中央愈来愈狭窄而品德也愈来愈低下。即使被称之为小人的人,一旦他们以儒墨为师而堕入长短当中,也不能不相互进击,何况现在的通俗人呢!圣人与物相处而不毁伤物。不毁伤物的人,物也不能毁伤他。只要无所毁伤的人,才华与人相来往。山林啊,平原啊,都能使我欣然快乐!快乐还没有完,悲痛就又接着来了,悲痛与快乐的到来,我不能顺从,它们要离我而去,我也不能阻挡。多么可悲呀,众人只不外是为外物所带来的悲痛与欢快所供给的旅店而已!他们只知自己所遭碰到的,却不知道自己还有很多艰苦险阻是他所历来不曾遭碰到的;人只能做力所能及的事却不能做力所不能及的事。有所不知有所不能,原本就是人所不能防止的。有些人非要强求人所不能免的,岂不是十分的可悲么?小道之言不用言说,最好的做法是有所不为。想要让人们看法一致同来,那真实是既浅薄又蒙昧的想法主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