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不负蜜意,乔薇薇林季晨

  乔薇薇只因为爱他,就把自己的双眼给了林季晨!哪怕他伤了自己千百遍,依然甘之如饴,却不想十年痴心,换来的倒是林季晨和其他女人当面欢爱。而面对着乔悄然的爱意,林季晨只认为恶心,因为假设不是她,自己的父亲就不会逝世,当她终究意气消沉准备保持后,林季晨才悔恨莫及。

  第1章 说一句你爱我好吗?行了,行了,不能再小了! 天空阴沉沉的,精密的雨丝在寰宇间织起一张灰蒙蒙的幔帐。 站在窗边的两个女人脸色凝重。 “真的决定好了?”短发女人目克复杂的注视着旁边健康纤细的女人。 “恩!” “在终究决定之前,我建议你给他打个德律风,说不定你会修改主意。” “不用了,我……” “德律风我曾经拨通了。”开口打断,容许欣晃了晃手中的德律风。 “喂?” 乔薇薇听到德律风里的声响,身材不自觉的一颤,接过冤家递过去的手机,主要的指尖都在颤抖。 “是哪位?”此时,德律风那头曾经传来汉子不耐心的声响。 “是……我。”乔薇薇开了口,声响带着一丝沙哑和颤音。 长时间的缄默,空气仿佛被呆滞,她认为他把德律风挂了。 好久以后,德律风那头传来林季晨冷冽的声响:“离家出走这么多天,我还认为你逝世了!” “我……”真的快逝世了。 泪水瞬间涌出,乔薇薇用手捂着嘴巴,尽力抑制自己哭泣的声响。 三年了,他的每句话都在竭尽全力的刺痛她,她认为自己早已麻木了,却不想她的心照样会痛。 容许欣看着乔薇薇悲伤欲绝又不敢哭出声来的面貌,将头转了过去,如许的她让她心疼…… “季晨,假设没有爸爸的事,你会爱我?” “哪怕是一丝丝、一瞬间,你有爱过我吗?”她等待的问。 却不虞,对方传来一声哂笑,仿佛听到全球最可笑的笑话通俗,声响冰冷刺骨的挖苦道:“你认为呢?” “呵,你亲手害逝世我爸,现在却来问我爱不爱你?你如何有脸问出口?” “假设……假设我说爸爸不是我害逝世的,你信吗?” “呵,当我是***?” 乔薇薇不再纠结这个后果,而是继续问道:“我们夫妻三年,你真的没有一分一秒爱上我吗?” “别说爱上你,我没有亲手杀了你,曾经算我残酷了!” 这是她预料当中的答案,只是她依然不宁愿:“假设我逝世了,你会不会悲伤?” “乔薇薇,你是否是有病,又在演甚么把戏?” “假设你逝世了,我会鼓掌喝采,你这类无恶不作的女人难道不应去逝世吗?” 他说,你这类‘无恶不作的女人难道不应去逝世’吗? 乔薇薇仿佛被万箭穿心通俗,那颗千疮百孔的心,不再知道痛的滋味。 可是,她依然不逝世心,简直用尽全身的力量说道:“你能不能说一句你爱我。” “有病!” 女人带着